煙臺收藏品價格交流組

70元畫估價500萬 百馀藝術品公司這樣干

騰訊大申網 2021-10-08 09:37:54


令丁先生始料未及的是,幾幅從廢品堆里淘來的所謂“潘天壽字畫”,竟然將他帶到藝術品公司設置的一場殘酷的“雅局”中,越陷越深,數萬元花費因此付諸東流。

然而,令人震驚的是,像丁先生這樣本想借“藝術品”發大財結果反被套進幾千乃至數萬元的案例,不再是零星爆出。,全國成員達1900余人。而根據一些信息確認,超過300人指認的公司注冊在上海,共涉及107家公司。

[案例]

垃圾堆里淘到“真跡字畫”

丁先生是福建人,去年10月份來到上海。10月24日恰是其生日,下午2點左右,他在浦東東溝路看見一個收廢品老人拿著幾張畫,便圍了過去。老人稱這幾幅畫他從一個剛剛去世的老人舊衣服里找到的,可以便宜點出售。丁先生不懂畫,但那些畫看著品相不錯,想著反正就幾百元,買回家掛著也不錯。一番討價還價后,丁先生看中寫有“潘天壽”的9幅字畫,花了600元,平均70元左右,每幅字畫都帶有藏寶齋的鑒定書。

“正是這個鑒定書最后讓我倒了大霉?!辟I了畫以后,丁先生上網查了一下這些畫的價格,“潘天壽花鳥圖”竟然價值1000萬元?!叭思业漠嬛靛X是真事,一開始我是不相信有這么大的餅從天上掉下來給我?!倍∠壬f,最后抱著跟朋友打賭的心態,就想去驗一驗幾幅畫的真假。

丁先生搜索“上海藝術品鑒定公司”,結果網絡跳出數百家公司。丁先生找到靜安區一家藝術品公司,“鑒定費200塊錢一幅,所謂鑒定就是找個專家來看看字畫。我選了兩幅?!倍∠壬f,鑒定師約70歲,花了不足兩分鐘,不借助任何工具,對方就直言是真品,一幅市值達500萬元。

該藝術品公司工作人員要丁先生將字畫留下,幫其出售,最后被他拒絕。此后,他又走進第二家同類公司。

同樣兩幅字畫,第二家藝術品公司給出的鑒定意見——也是真品。丁先生接連跑了12家藝術品及拍賣公司,花了近5000元鑒定費。沒有意外,所有公司鑒定人員均稱是“值錢的好貨”。

丁先生說:“一家你可以不信,兩家三家也可以懷疑,但看了十幾家,都說真的,那時我內心越來越興奮了,我自己也相信是撿到漏了?!?/p>

外籍買家頻變身份露馬腳

相信撿了漏,自然就想出手。丁先生權衡再三后,選中了一家名為上海騏仕展覽的公司。

10月25日,丁先生參加了該公司在一家美術館的活動。公司一位姓程負責人指著一名40多歲的老外向其介紹,對方是海外買家,而且已看中丁先生其中的一幅“潘天壽花鳥圖”,但必須要跟公司先簽合同,通過拍賣的方式成交。

幾番商討,騏仕展覽公司最后稱這幅畫保底1000萬元,可以500萬元起拍,在11月份帶到香港拍賣。在簽合同時,上海騏仕展覽有限公司提出要交服務費,服務費按起拍價1%收費,即5萬元。丁先生提出成交后再付錢,但要求被拒絕,最后幾番還價,丁先生支付了32000元服務費。

合同簽完后,丁先生回去等消息。一個月后,對方打電話給丁先生說他的畫已被外國買家看中,但是對方要求出具鑒定書,鑒定書必須是指定機構所出,費用5000元,丁先生表示自己真的沒錢了,但是對方說只要開了鑒定書,畫就能賣出去,無奈之下丁先生又給對方打了3000元鑒定費。

20天之后,上海騏仕展覽公司又給丁先生打電話說11月28日到30日要在東方一號美術館辦活動,讓他再帶兩幅畫過去。在活動現場,丁先生又看到了上次見到的那個老外,這次老外的身份是香港華夏集團派來的助理。丁先生頓時就感覺上當受騙了,一個外國人為什么要頻繁更換身份?上次還是外國買家,這次怎么就成了助理?

“這時我知道自己肯定受騙了,找對方理論,但沒有任何用處?!倍∠壬鷪罅司?,也向工商部門進行了投訴,但對方均表示無法解決,稱這屬于合同糾紛。

因兩枚錢幣被忽悠4萬元

在丁先生向騏仕公司討要說法的過程中,認識了同樣是受害者的紀先生。

據紀先生介紹,他是拿數年前的8枚錢幣出售,當時購入總價2000元,但一家名為上海聚仁藝術品的公司對其估值50萬元一枚。在公司邵姓總監幾番電話之后,他同意將2枚錢幣寄放在該公司出售?!?014年5月簽了合同,期限是半年,收了1萬元服務費。但隨后就沒有了音訊?!奔o先生稱,交易不成也就算了,服務費當是自己買個教訓,但讓他沒有想到的是,這只是對方騙局的開始。

10月底,就在合同快要到期時,紀先生接到聚仁藝術品公司的電話,稱已找到買家,但要鑒定機構出鑒定書,指定一家名為香港熱釋光鑒定檢測中心的鑒定報告,費用1.5萬元。接下來公司又提出,要到境外拍買價格才能更高,至此又增加了保證金、出關費、保修費等。

前前后后,紀先生共計花費近4萬元。最后,一枚錢幣也沒有成交,而所有費用也均無退還。

[調查]

所謂權威鑒定機構屬虛構

昨天下午,記者先后查閱上海騏仕展覽有限公司及上海聚仁藝術品有限公司,發現兩家公司均在工商部門進行過登記,持有營業執照。但兩家公司的經營范圍如出一轍,包括工藝美術品、珠寶首飾銷售、文化藝術交流策劃等,其中明確指出,文物除外。工商部門一位工作人員介紹,這意味著相關公司不能從事任何有關文物的交易資質。

隨后,記者又對兩家公司所選的“鑒定書”進行核實。其中丁先生的“潘天壽花鳥圖”鑒定書落款為:北京中博文化檢測鑒定中心有限公司。記者在北京工商部門網頁查詢,并沒有相關注冊公司,但有一家北京中博文物檢測鑒定中心有限公司,兩者僅一字之差。

紀先生手中的鑒定書出自香港熱釋光鑒定檢測中心,鑒定書上還注明了公司地址為香港九龍彌敦道610號13樓。記者從香港相關政府網站也無法查詢到該檢測中心的相關資料。據紀先生介紹,事發后,他曾專程去了香港,并找到了上述地址,結果發現是一家名為荷李活的商業中心,根本沒有所謂的檢測中心。

涉及上海的公司有107家

,遇到了一大批和他們相同經歷的藏友。,沈先生就是主要負責人之一。目前該群共有成員1900余人。

沈先生介紹,該群建立已有兩年多,每位成員都是受害者?!懊總€新進來的人都要求提供與藝術品(拍賣)公司的合同及報警材料,同時也簡要講述自己被騙的經過,以確認身份?!?/p>

沈先生向記者提供了一份超過300人的名單,名單中登記有投訴人、身份證號、聯系電話、投訴單位、地址、涉及金額、報警地等內容。該份名單上公司的注冊地均在上海,涉及的共計有107家公司,均為藝術品展覽、文化交流、拍賣類名稱的公司。其中一家在金沙江路上的某文化藝術發展有限公司,登記人數達18人,金額最高的有16萬余元,最少的也有4000元。

記者隨后抽樣4家公司進行電話采訪。針對被顧客投訴的情況,對方均表示獲知,但拒絕回應。這些公司稱,公司所有活動均是按合同辦事,收取的費用也在合同中注明,并無欺詐,如有異議可以走法律途徑。

[藏友總結]

●謊稱是拍賣公司,能送港澳臺拍賣,實際無拍賣資質(違法)。

●拍賣公司內鑒定專家喪盡天良,伙同騙子拍賣公司虛假鑒定,兩邊收錢。

●虛高亂估藏品價值(實際價格的10萬到100萬倍),收天價前期拍賣服務費。

●簽訂、設計欺詐合同,無實際服務,蒙騙客戶。

●組織無實際成交的假拍賣會、私人洽購會、藝交會(所謂的拍賣也就是請一些托、裝個樣子舉幾個牌)。

●拍賣圖錄內藏品多數屬于國家限制交易的文物類型,實物大部分都是電子檔圖片和工藝品。

●謊稱付天價的海關出境費,而無海關批文(99%根本沒有出去,拍賣用電子檔假拍。無任何出關證明)。

●簽訂合同后,、稅務局有相應發票),服務結束后收回和銷毀合同證據。

●虛構各種高級職務,業務員多數用的是假名字并且做一期藏品,換一家公司。

●聘請各種托和一兩個老外(除了托就是各位藏友了)參加展覽會和拍賣會,演戲給各位藏友看,無實際成交。

●騙子公司騙錢的方法每天都在變,總之就是要你先交一筆錢,包括預約/預付定金、鑒定費、圖錄費、保管費、手續費,出境費、拍賣服務費等。

[律師說法]

法律法規不完善

是亂象原因之一

上海市拍賣行業協會相關負責人介紹,寄售藏品或拍賣糾紛的產生與委托人本身也有關系,部分委托人相關拍賣知識薄弱,僅憑宣傳廣告便輕信相關企業,交付巨額委托費用,一旦拍品流拍或失去信任,往往采取口頭解約的方式。

該負責人透露,近兩年來,藝術品市場中一些文化、投資公司假借拍賣名義,虛高估價,在前期騙取服務費,協會已經接到不少類似投訴。沒有文物拍賣資質及海外拍賣資質的公司,若利用虛假廣告包裝成正規拍賣公司違規收取前期服務費,涉嫌詐騙罪及合同詐騙罪。但是,,工商部門也很難懲處這些中介機構,現有的法律、法規不完善是導致此類亂象的原因之一?!艾F有的《拍賣法》,主要是對拍賣人(即拍賣公司)的限制,委托人、競買人都未納入?!保▉碓矗盒侣劤繄螅?img data-src="http://mmbiz.qpic.cn/mmbiz/ia3o46hjiaq3Acm69A7ic21Wn6DStFSYH4icf2jdv7Qbic2PMGQmAhtJL2oSv4g4egT5YpSlm7mAHibL1nks50eb8duQ/0?wx_fmt=gif" data-type="gif" data-ratio="0.6679841897233202" data-w="">

日本高清www在线观看视频_99久久免费国产精品2021_饥渴老汉和寡妇的呻吟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